Z

重新开张,近期会把旧文搬上来。
坚持不标签,只求能安静地在这儿囤自己产的粮。

短小段子两帖

※ 一帖KPOP相关,一帖还在思考套到谁身上好
※ 纯自娱,不保证有后续


[NeilxL.Joe] 斷線風箏
  他疲惫地揉了揉因为维持同个动作有点久而发酸的肩,手机上的光亮随着手指一按熄灭,只剩下左上角那还微弱地一闪一闪亮着的提示灯。
  一直不回复那些支持他们的ANGEL们对身为偶像的他来说有些失格,但他怎样告诉自己都没办法振作起来,也不确定自己是否还能作为团中的开心果,作为一个将气氛炒起来的开头,作为ANGEL们心中那能带给她们干净、充满无限希望的歌声?
  和那个人不再联系也才一天过去而已,就已经如此难受,想到昨日访谈不禁泪潸潸的自己,现在眼眶怎么又泛起了湿意?
  ...

[梦100] Sick [利卡x公主]

※ lof主感冒了半夜因药物热醒后的脑洞。
※ 病况描述不才请见谅。


01  
  匆促的脚步声由远而近地传来,站在一旁束手无策地看着医护人员忙进忙出的纳比竖起了耳朵,随即听出这是谁的脚步声。
  甫被关上的门再度被大力地推开,收到讯息而从克蕾特那风尘仆仆赶回来的利卡满脸焦急,发稍还有汗珠随着颈项和脸的轮廓滑下:「她怎么了?」
  「报告王子殿下,公主殿下受了风寒,目前已服药睡下了。」御用医生恭敬地禀报,利卡的脸色瞬间变得难看。
  「务必,用最好的药照顾公主,她和肚里的孩子要是怎么了,唯你们是问!」
  「是,殿下!」
  医护人员和照料的仆役都不禁打了个冷颤,他们的王子殿下平日看起来就很清冷,现...

[梦100] 三十题节选四篇 [利卡x公主]

※ 题目皆选自同居/温暖30题。


【相拥入眠】
  最近利卡发现她睡着时的秘密。
  也不能说是秘密,倒不如说是......习惯?
  这几日忙于和姐妹国巧克露娜的王子克蕾特一同筹划新活动,回到城堡时已是夜色朦胧。出门前还是有交待她不用等自己,毕竟不说的话,那家伙可能到现在还窝在城堡大厅沙发上的一角,边打盹边等着他。
  一脸疲惫地脱去外衣,利卡简单地冲了个澡后便往床那儿走去。
  已经睡着的她躺在床的右侧,以极不安稳的睡姿将棉被给卷成一团。
  同房是利卡提议的,他也不容许她拒绝。虽然一开始她像个羞涩的少女紧抓着合盖的棉被一夜未眠,眼圈有好几日都是黑的,实在看不下去的利卡在某个晚上一同入睡时,动...

心死

  如果我不在这里,你会不会感觉好一些?
  毕竟,在同一个地方,同一个时间点,呼吸着同样的空气,都令你如此难受。

  我伸出早已冰凉的手,想摸摸你日渐消瘦的脸颊。
  但你冷冷的转头,不愿让我触碰你一丝一毫。
  想抱抱你日渐消瘦的腰,只因为怀念你身上的古龙水味。
  但热度尚未加温,你的手开始一寸寸地掰开我紧扣的十指。
  想亲亲你近日鲜少上扬的唇,只因为眷恋你深情的长吻。
  但才凑上前去,你轻轻的推开我,拿着公事包不说一句再见就走。

  写到这里,我擦去写到激动处所流下的泪水,双眼朦胧看着放在花瓶里却已经枯萎了三个月的蔷薇,又看看那放在桌上的备用钥匙,刺激着我红肿的双眼。
  我无力的拖着一只装满复杂情...

No.912

  普遍的人,心情不好会想酗酒。
  我心情不好,却想酗一打的弹珠汽水。

  此时,我真讨厌我头顶上那片蔚蓝的天空。
  我忌妒他总是用温柔的目光看着他身下那株特别挺拔、特别耀眼、开得特别灿烂的向日葵。
  我只是那朵向日葵茎上某片叶的毛虫,不敢吃叶不敢破蛹的毛虫。

  甚至觉得这笑不真诚,毫无实质可言,就像小丑脸上那用廉价的广告颜料画出的可笑面具。
  晃动的钢索告诉我身下那群欣赏的观众,我有多哀伤。
  我会在掌声中走入幕后,然后好帅气地将我脸上的面具丢向我不屑与之共处的团长,看着他那副眼前都是白花花的银两,笑得俨然就是一个真正的小丑的嘴脸皱成一团,才是我的Happy Ending?
  还是最后没能走完...

[歌衍] 不会分离 [鹤一]

※ 曲:光良-不会分离
※ 腐向け。
※ 注(1) (2) (3) 皆为MV中的台词。



  我把我的行李,装满我们的爱。
  在我脑海里出现的,是你那温暖又充满力量的笑容。 (注1)


01
  雨的味道从窗户乘着风吹进来,瞬间蔓延四周。
  正在试曲子的我停下弹琴的动作,离开待了将近半天的钢琴,走向那正因为被风调戏而闪躲着的白色窗帘,轻轻拨开也帮它挡下风的戏谑后,靠在上礼拜请光忠他们漆好的白色栏杆上,抬头望着已经一片惨灰的天空。
  「我想说钢琴声怎么停了,原来鹤丸桑又偷懒啰?」
  背后传来另一个人带着笑意的声音,我转身一看,水蓝发色的...

[刀乱乙女] 過熱 [太郎太刀x女審]

※ 亲友点题。
※ 不忍说已经隔太久没动笔现在完全忘记写的初衷了(掩面
※ 不保证会完成(被巴


  牵着次郎的大手,身形小只瘦弱的少女穿着平日工作穿的巫女服,目送前两个时辰来自家本丸作客、和自己同样是审神者的妹妹告辞返家。
  看着妹妹和身旁那个将乌黑的长发扎成一束长马尾的高大男子牵着手有说有笑的,少女的头越垂越低,最后呐呐地开口:「次郎......」
  「嗯?」
  「我们家的太郎,什么时候才会找到回家的路呢?」
  「......」

  次郎回答不出来。
  毕竟这个问题,少女已经问了不下十几次了。


01
  在某个少女傍晚从现世赶回本丸,边脱去大衣边抱怨现世中少女所就读的学校某...

[杂] 各式零散段子脑洞集结区

※ 原创二创夹杂。
※ 不保证会有后续


[伊普x雨果] 分开旅行 
  凌晨时分的机场有点冷清。
  稀少的候机客,有的低头兀自滑着手机,有的焦虑不安频频盯着自己的手表,有的和身旁的旅伴低声交谈,有的捉紧了自己的旅行袋或紧握自己的行李箱,靠在冰冷的磁砖墙上闭目养神。
  穿着黑色羽绒外套的他一样站着,脚边靠着的是他暗蓝色的行李箱。一手拿着平板,另一手百无聊赖地滑着,似是无心屏幕里的内容。
  line里和另外一个人的对话停留到昨晚的23:59,不再更新。


玫瑰刺的拥抱
  玫瑰花瓣上的露珠因为他纤细的手轻抚着而落了几滴,消失在青草上的前稍。
  「不管怎么做,总觉得你身...

[梦100] Yes, I do. [利卡.ver]

※ 乙女向。
※ 求婚要素有,公主怀孕有。
※ 求婚戒利卡给了sp希利乌斯和迪卡^q^(#


  「用巧克力做戒指?」

01
  和平日一样窝在自己城堡厨房里试做巧克力的克蕾特打算继续赶新品的进度,利卡不打一声招呼就闯进来,早已见怪不怪的克蕾特搅拌融化的巧克力搅到一半,看着眼前气喘吁吁的他:「利卡?今天来得真早啊,我才刚开——」
  「克蕾特,你能教我用巧克力做出一只戒指吗?」

02
  「怎么这么突然?」
  虽然立刻猜出利卡要送的对象是谁,但是克蕾特不明白,前些日子还听着小俩口想再过一段两人身为男女朋友的日子,怎么现在——
  「别问这么多,你会吗?」抓起那杯克蕾特放下搅拌的器具替...

1 / 2

© Z | Powered by LOFTER